• 口禁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15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祸从口出,这话对我太合适了。这些年傻事没怎么做,傻话倒说了一箩筐。至亲好友受伤憋气的不在少数。我常想自己平安到今天,多亏一直遇到好人。听了我那么些不靠谱的话,居然没有众叛亲离,全赖他们雅量包涵,晓得我不过心慢嘴快,脑子又常短路。但这份包涵,说到底不过是份大礼,收到固然感激,但如果收的安之若素、理所应当,倒大没意思了。最近几件事,给我上了口禁。

    第一是咽炎。咽喉炎之于老师,好比终生成就奖,需要年头保障和成绩佐证。我二者皆无,居然也咽炎了,这是个多大的笑话。严重时完全失声,喉咙肿的没办法喝水。去医院,大夫一看立刻开出药方了,就仨字:“少说话!”

    第二是牙龈炎。国庆过后,智齿突然发炎,疼了五天把我疼哭了,食水不能进,活活苗条了好几斤,以前太紧的裤子居然塞进去了。后来终于下决心去拔掉,创面不大,但居然到家就发高烧,张口困难,第二天打电话去咨询,医生说感染了,要吃消炎药,最后他开了一张药方,也仨字:“闭上嘴!”

    就这样,我不能说话了。

    医生说:减少说话次数,尤其是嘈杂环境里,比如公交车上、路边、火锅店里、KTV包厢、超市等,秋冬风大,户外尽量闭口,否则咽喉很容易感染。我算了一下我的生活半径,这其实是说,基本上我是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话了。

    医生还说,要降低说话音量,不要与人高声争执、不要喋喋不休、要惜字如金、要守口如瓶,每次有说话的欲望,倒数30秒。一旦开口,就要软语温存、字字珠玑,全无废话——听起来我先生会很高兴。

    医生继续说,口禁有多种后遗症,第一,耐心会增强,因为就算是废话,也要坚持听完;第二,大脑会放松,因为说话并非表达的欲望,而是强迫性习惯,一旦开始口禁,大脑会得到适当休息;第三,必须多微笑,话少会显得冷漠,所以必须有其它辅助性礼仪,比如微笑。 

    到现在为止,我的医生都更像个精神导师,而不是口腔科大夫。结果临出门前,他还郑重的补充说:少打电话,多写信!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