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侯麦到TVB

    日期:2010年07月19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从侯麦、伯格曼看到TVB剧集,塞得脑满肠肥消化不良。先说说肤浅的想法。

    艺术片,可以没朋友没敌人,但商业片,没朋友可以,没有敌人一定不行。《西关大少》第一集我怎么都想不通。周明轩的船厂立身几十年,商界政界都要周旋打点,但自家的池塘淹死了大舅哥的儿子,在情在理在法,周家大少爷也不能没个交代。但是编剧就敢写,半生政商窝里斗出来的周明轩,活生生的就硬顶着不交代。周明轩性子烈是一回事,老爷子做寿是一回事,为了一个不疼不痒的婢女,结了这么大一根梁子,这都是很商业的写法,目的就是给周家树一个死敌,后面好展开矛盾。照一般常理,横竖得垫好几场。矛盾展开要慢,但要做牢靠。但是现在的要求都是要快,第一集不出大梁子,估计就没人接茬看了。还是当年的片子稳当,许文强和冯敬尧的梁子,里外里结了快有15集,国恨家仇杀妻灭子兄弟反目情人决裂都算进去,就解不开。这个节奏搁现在,估计不行。慢。

    不管商业片艺术片,没好人可以,没坏人不行。《老无所依》一个好人没有,《面包店女孩》一个好人没有,《上海滩》严格来说,一个好人都没有。演到最后三四集,每个人都积重难返,都是一肩一怀的恶行恶相。侯麦的《克莱尔的膝盖》,也是一个好人都没有,写小说的女友,寡居的父亲,小女儿,大女儿,外交官,都不清不白不干不净的。世风太坏,歌颂真善美都是要被骂的,比如余华的《兄弟》,得奖的都是大奸角,《老无所依》的杀手,《证人》里的张家辉。谁抒情谁老土。不能写好人身上的好,要写坏人身上的好。这才是世相。

    文艺片可以没头没尾,但商业片里,不但恶人一定得死,好人还不一定得活着。现在的八点档,也活活敢让好人死掉。《原来爱上贼》大主角侠盗居然也死了。《金枝欲孽》差不多死光了,《火舞黄沙》也死光了,真是人命不值钱,二十年前的《血疑》大岛幸子从第一集死到第二十九集,哭死多少人啊。一场《射雕英雄传》,从大漠斗到华山,其实里外里就死了一个人,杨康。其他的蟊贼这场死了,下一场又在群众演员里活过来了。现在可不行了,现在的人命也不值钱,编剧好端端的就在大街上写出一辆失控的巴士,搞死一大片。

    文艺片也好,商业片也好,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。《嫁错妈》简直是一个大另类。二十集的连续剧,除了大女儿的一场婚外情,简直没有任何大情节起伏,但是好看的不得了。拍的虽然是亚视的剧集,手段倒全是电影的手段。灯光啊,场景啊,镜头啊。正因为20集,比100分钟的电影宽敞,反倒更从容。要说故事多离奇,简直谈不上,都是TVB的老手段,生病啊,住院啊,吵架啊,婚外情,单练的,婚纱啊,连植入性广告也太过明显,但关锦鹏偏是把吃的一碗粥,拿的一只箱,缀一只纽扣都拍的有情有味,可见对这人世用情之深。那么些空镜头,黎明的中环,夜晚的青马大桥,傍晚的海滩。人家用来密集叙事的地方,他都慢慢来,第一次发觉郭蔼明的戏好的不得了。我是出了名的不看电视剧,居然也看哭好几次。《面包店女孩》也是一个大另类,20多分钟,也是觉得人世荒唐冤没头债没主,和围城倒好有一比,黄蜀芹改的《围城》倒是得了原著真髓。想着改编名著真是出力不讨好,厉害到头是《理智与情感》《铁皮鼓》,是要拿奥斯卡的,等而下之,就成了李少红的《红楼梦》,按王大姿的刻薄说法,李导拉去和高鹗配个冥婚倒好。改编名著,规则是一定不要太有名,哈姆雷特和红楼梦就算了。最近突然惦记上了克莱斯特,这厮的东西都是现成的剧本,故事都相当离奇,贴俩鬓角就能扮大侠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