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影像和句子

    日期:2009年12月23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情节:朱利安的妈妈病危,在医院急救
    主题:童年朱利安试图通过游戏,来挽救妈妈。
    影像:真实的医院不会出现这种高对比度色调的地板。但是在影像语言上非常好。第一是生和死的对比,虚幻和真实的对比,小孩子的愿望和成年人的现实的对比,而且这一场声音的运用也很好,孩子在地板上跳格子的声音,心电监护器的滴答声,跌倒声,拉平的心跳声,妈妈突然睁开的眼睛,画面的节奏感非常好。

    情节:索菲毁了朱利安的婚礼,导致父子交恶,新人翻脸。
    主题:朱利安把苏菲恨的要死。
    影像处理:多减省。

    情节:朱利安结和一对儿女玩游戏,俩孩子把他捆成这样,用围巾堵住他嘴巴,拿红色软枕打他。
    主题:他痛恨婚后毫无自由的生活。
    影像:啥也不说了。

    情节:电影也快结尾了,两人十年后在医院停车场,准备大团圆结局了。
    主题:演一百分钟,折腾三十年,两人还是走到一起了。
    影像:地上的箭头一闪而过,一秒都不到。

    结论:对镜头里的出现的环境,必须严格控制。每一件道具,每一种色彩。如果两个人可以在咖啡馆、床上、出粗车里和图书馆,那肯定是句废话。如果他穿红或着绿都无所谓,那也是一句废话。如果人物和环境没有必然的关系,人物就不成立,影像只能是90年代KTV里伴奏带上的风景,声音也只是咖啡屋里的背景音乐——全是废话。我爱你——主人公能不能说这句话呢?当然能。这毫无疑问。写100分钟,就是要给这句话,找到它与之密不可分的环境。电影是用一个个镜头讲故事,小说是用一个个句子讲故事。控制小说,从控制句子开始,控制电影,从控制镜头开始。但这控制,又得像化妆一样,得不着痕迹。黑白的格子地板如果不是死亡,就太花招了,这跟箭头如果来个特写,也花招了,甚至蠢。事实上,这么截图出来,已经很不合适了,因为一个句子的好,如果就好在这个句子上,就是花招。它必须好在和前后句子的关系之中。只有这关系,才是要去挖掘的。

    另外,关于控制。一本《理智与情感》,故事都是同一个故事,改编剧本,大架子动不了,细节都不能大动。但李安的一版为什么那么好。就是因为李安是个非常有控制的人,控制产生精确。事实上,对演员的控制,落实到最后,就是是对每一个镜头的控制。往后再细谈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不懂控制的导演不是好导演
    话说这影迷太专业了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