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温度

    日期:2009年12月18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去下馆子。沿着西门的路一直北上,有一家叫“台北1+1”的餐馆。这一区靠海,除了豪宅就是学校,餐饮业很不发达。只有这一家门面还算干净,菜色还算规整,虽没有特别的好处,也没有极端的坏处。白日里清净,到了饭点儿,时不时还要立等空位子。室内空间很小,桌椅也很小,座上客大多数是学生,成群结党的凑份子来打打牙祭,或是还在追求期的小情侣。也有面目模糊的人,年轻老师,银行小职员,或者路过的售后人员。门口挂着一个小铃,有人进出,就叮铃一声响。朝西有一扇大窗,可以看到街面上来往的行人。

     

    餐馆的老板是个瘦女人,面目虽已败落,但还留下些盛年的余韵,窄腰肢,软头发,很适合虚构一段流年往事。口音不是本地人,也不是台湾人。她很少来,来了就站在柜台后面结账催菜,没有什么热乎气,也不冷冰冰,像是内里有个温控器,可以一年四季保持一个恒温状况。吃完饭我跟她说:尖椒炒肉量少了。她说:我们有定额,每盘都是2两肉。我说:那就是猫叼走了一两。正说话,隔间里有个半大男人走出来,正迎着我的面。他歪头拉住跑堂小弟说话,把脸倒遮住一大半,只露着头发下半只闪亮的耳钉。他往嘴里扔一根烟,将脸凑近跑堂小弟,距离之近,像是要挨着对方的嘴借火。跑堂小弟嘴里没有火,他只说了几个字,两人就散开了。半大男人走两步拉开门,门上的铃叮铃一声响,冷气扑过来,他走到街面上,朝左看,又朝右看,从兜里掏出打火机,把烟点着了。

     

    老板娘递回找零,我揉了一把塞进口袋,叮铃一声推门出去。沿原路下坡回家,路的尽头就是黑魆魆的大海。夜风冷的要命,一根烟握在手里也是有温度的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原来是黑黢黢海上的大天鹅
  • 离,威海冬天有大天鹅看。
  • 不错。
  • 离,你说的那个事儿我知道:)把你手记改的诗里有。。
  • 有年冬天我计划去威海来着。就是想看下黑黢黢的大海,吹下冷得要命的夜风。
    后来没去成。
  • 徐有才,什么时候把你的小篇什搞成大制作,你就出头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