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期:2009年11月18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感冒了,发烧。白天没事,到夜里就烧,测一测,38度附近,一点症状没有,干烧。吃了药躺下,还能东想西想。一觉起来,365,好好的。感冒上嗓子,讲不了课,去填调课单,正赶上学校发文,说如有甲流症状请自行隔离,心想干脆在“调课理由”里写上“疑似甲流”一条。

     

    进办公室,有人把包裹给领来了,四川的,打开一看,甜的辣的软的硬的,全是吃的。另外还有一张包裹单,黎戈的书到了。要去门口邮局取,去邮局的路上经过药店,进去一看,药价比一星期前涨了一截,懒得滞气,可体温就上来一点。过马路就是邮局,工作人员在里间忙半天,扒拉不出我的包裹来。屋里暖气开得大,邮局又小,站哪儿都被呼呼吹着,又干又燥,感觉等不到夜里,就要烧上去了。

     

    等拿出来包裹来一看,嚯,好一笔硬朗的字。书好早知道,字好真在意料外,本该是竹林秀立,却是刀剑林立。力道足,扉页上写字,第三页上都有余痕。书做的好看,蓝白色,很俊秀,拿手里体温都降一两度。翻开来看,旧爱都是新欢。

     

    回屋里,找一舒服姿势坐下,看南京书,吃四川小吃。夜上来,烧也上来了。拿体温表一量,又上38。想跟谁发短信,想想也没谁。撕开兜里的药,扔嘴里,还没着水就融化了,苦在嗓子眼儿里。

     

    病越得越糙。裹着毯子看萧红,写的都是离乱的事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注意身体
  • 注意身体,这个兵荒马乱的时节,别大意
  • take care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