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断章

    日期:2009年10月20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家乡

     

    漂流久了,不知道哪里是家。可家也不是家,或者从来不曾是过一个家,或者从未被接纳。想着那些戈壁沙漠,那些雪山马场,我也是深爱着的。你也是深爱着的。我喝过你的盘腿酒,吃过你的斧子肉。我摘过你吐鲁番的葡萄。我看过你爬上来的半个月亮。我去过你那遥远的地方,我也曾是你的一位好姑娘。

     

    狐狸

     

    双喜姓洪,在学生生涯里她为此饱受调笑,而进入青春期后,她一日一变,不出一年就成了一尾烟视媚行的小狐狸。她像烟一样经过男人们的嘴和手,被吸干了,幻想和热望像烟一般消散,只换来对方片刻的刺激和幻想,她像一截子烟蒂,沾满各式男人的咬痕和口水,几年后,她成了个老狐狸,使人生畏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出院块一周了!报道一下。
    我妈也想你:)
    回复Fa说:
    花,把你的通信地址留给我

    jeder@126.com
    2009-10-28 18:52:52
  • 忍不住问一下,以前的那些文章咋都没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