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期:2011年02月24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我这样经验型的人写小说,如果生活格局太小,很容易卡住,而且卡死。比如死亡,如果我要写好它,我就得死一回,至少是濒死一回,这归咎于我的怀疑论。我不相信他人经验,于是不相信书本。或者至少说,二手的智力是可靠的,否则我就得自己推导出整个量子力学和板块漂移学说,这完全不可能。但二手的情感,则完全是无用的。情感是什么呢,它是飞过UFO的天空,是上古的一个传说,是旅居的一个梦和梦中的旅行,是夕阳下的一个喇嘛和他的爱情,是秘密在心里咬开的一个洞。它们出现过、且只会出现一次。如果那时你不在那儿,那你就永远不在那儿。

    所有对它的描述,都是因为思念。思念长着细细的牙齿,日夜啃噬着深不见底的遗忘。遗忘是一块巧克力,有种甜蜜的吸引力。遗忘就是时间本身,正如芦苇的摇曳就是风本身。多少字都在恨着爱着这被遗忘的时间,爱着恨着这毫不费时的遗忘。比如不朽,比如天长地久,比如永远。这些词所拥有的长度肯定有上亿光年,让人生出无力和绝望,同时也感到如释重负。

    可是,除了思念,我还有什么呢?风吹过去了。思念把甜蜜挤压成痛苦,我也无能为力。在这上亿光年里,除了这无用的思念,我又能做些什么呢。我也知道这思念落在纸上,抖一抖,沙一般就吹散了,还是空白。但一只飞鸟为什么要南飞呢,一片草叶为什么要向阳呢?如果说这无尽的时间和遗忘曾教给我什么的话,那就是:不要问。什么都不要问。如果是不朽,那就是不朽,如果是思念,那就是思念,如果卡住了,那就让它卡得死死的吧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我是灯笼控 2011年02月24日

    评论

  • 苏美我来了。
  • 前言。。
  • 节奏好好啊,我感觉像是傍晚一个人在沿湖慢跑。
    好几个句子令人印象深刻,比如
    “遗忘就是时间本身,正如芦苇的摇曳就是风本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