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林风眠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28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墙上太素净,想挂画。除了林风眠,再不做第二人想。向来消受不了西画的油腻粘稠,举全身之力的架势;文人画,未免也太高古了些,放在斗室,怕是更疏远清幽,而且先生看了不免生些闲气,说花了许多钱,连个色彩也不见,灰扑扑寒素素的。林风眠的好处,就两个字“漂亮”。

    有个同事很不屑,说这些小形小状的,都不是正路,好好找个文人山水画挂在正厅,这叫做“背有靠山”,日后必定风生水起。我说这倒省事,挂张自己的照片不完了。这辈子的吃喝穿用,哪一样不得自己挣出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样子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21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什么叫样子呢?

    比如严凤英版的《天仙配》里,财主逼七仙女一夜之间织出十匹锦,七仙女唤来六个姐姐帮忙,不单一夜织完十匹,还多出三尺六寸来,用这三尺六寸,做了一套小孩子的衣服。贫穷的生活,也得像个样子。

    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里,副班长和战友们唱着《九九艳阳天》,给老乡修房子,正唱到“小妹妹为什么不开言”,二妹子坐船回来了,怯怯进了屋。副班长于是调一转,唱道:“太阳出来红一点”。战友们问,怎么不唱九九艳阳天了?副班长笑答:人家老乡听了要不高兴的。唱歌也有个唱歌的样子。

    比如胡兰成,端的是才子文章,但就是没样子。

     

  • 口禁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15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祸从口出,这话对我太合适了。这些年傻事没怎么做,傻话倒说了一箩筐。至亲好友受伤憋气的不在少数。我常想自己平安到今天,多亏一直遇到好人。听了我那么些不靠谱的话,居然没有众叛亲离,全赖他们雅量包涵,晓得我不过心慢嘴快,脑子又常短路。但这份包涵,说到底不过是份大礼,收到固然感激,但如果收的安之若素、理所应当,倒大没意思了。最近几件事,给我上了口禁。

    第一是咽炎。咽喉炎之于老师,好比终生成就奖,需要年头保障和成绩佐证。我二者皆无,居然也咽炎了,这是个多大的笑话。严重时完全失声,喉咙肿的没办法喝水。去医院,大夫一看立刻开出药方了,就仨字:“少说话!”

    第二是牙龈炎。国庆过后,智齿突然发炎,疼了五天把我疼哭了,食水不能进,活活苗条了好几斤,以前太紧的裤子居然塞进去了。后来终于下决心去拔掉,创面不大,但居然到家就发高烧,张口困难,第二天打电话去咨询,医生说感染了,要吃消炎药,最后他开了一张药方,也仨字:“闭上嘴!”

    就这样,我不能说话了。

    医生说:减少说话次数,尤其是嘈杂环境里,比如公交车上、路边、火锅店里、KTV包厢、超市等,秋冬风大,户外尽量闭口,否则咽喉很容易感染。我算了一下我的生活半径,这其实是说,基本上我是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话了。

    医生还说,要降低说话音量,不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