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林风眠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28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墙上太素净,想挂画。除了林风眠,再不做第二人想。向来消受不了西画的油腻粘稠,举全身之力的架势;文人画,未免也太高古了些,放在斗室,怕是更疏远清幽,而且先生看了不免生些闲气,说花了许多钱,连个色彩也不见,灰扑扑寒素素的。林风眠的好处,就两个字“漂亮”。

    有个同事很不屑,说这些小形小状的,都不是正路,好好找个文人山水画挂在正厅,这叫做“背有靠山”,日后必定风生水起。我说这倒省事,挂张自己的照片不完了。这辈子的吃喝穿用,哪一样不得自己挣出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样子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21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什么叫样子呢?

    比如严凤英版的《天仙配》里,财主逼七仙女一夜之间织出十匹锦,七仙女唤来六个姐姐帮忙,不单一夜织完十匹,还多出三尺六寸来,用这三尺六寸,做了一套小孩子的衣服。贫穷的生活,也得像个样子。

    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里,副班长和战友们唱着《九九艳阳天》,给老乡修房子,正唱到“小妹妹为什么不开言”,二妹子坐船回来了,怯怯进了屋。副班长于是调一转,唱道:“太阳出来红一点”。战友们问,怎么不唱九九艳阳天了?副班长笑答:人家老乡听了要不高兴的。唱歌也有个唱歌的样子。

    比如胡兰成,端的是才子文章,但就是没样子。

     

  • 口禁

    日期:2010年10月15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祸从口出,这话对我太合适了。这些年傻事没怎么做,傻话倒说了一箩筐。至亲好友受伤憋气的不在少数。我常想自己平安到今天,多亏一直遇到好人。听了我那么些不靠谱的话,居然没有众叛亲离,全赖他们雅量包涵,晓得我不过心慢嘴快,脑子又常短路。但这份包涵,说到底不过是份大礼,收到固然感激,但如果收的安之若素、理所应当,倒大没意思了。最近几件事,给我上了口禁。

    第一是咽炎。咽喉炎之于老师,好比终生成就奖,需要年头保障和成绩佐证。我二者皆无,居然也咽炎了,这是个多大的笑话。严重时完全失声,喉咙肿的没办法喝水。去医院,大夫一看立刻开出药方了,就仨字:“少说话!”

    第二是牙龈炎。国庆过后,智齿突然发炎,疼了五天把我疼哭了,食水不能进,活活苗条了好几斤,以前太紧的裤子居然塞进去了。后来终于下决心去拔掉,创面不大,但居然到家就发高烧,张口困难,第二天打电话去咨询,医生说感染了,要吃消炎药,最后他开了一张药方,也仨字:“闭上嘴!”

    就这样,我不能说话了。

    医生说:减少说话次数,尤其是嘈杂环境里,比如公交车上、路边、火锅店里、KTV包厢、超市等,秋冬风大,户外尽量闭口,否则咽喉很容易感染。我算了一下我的生活半径,这其实是说,基本上我是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话了。

    医生还说,要降低说话音量,不要与人高声争执、不要喋喋不休、要惜字如金、要守口如瓶,每次有说话的欲望,倒数30秒。一旦开口,就要软语温存、字字珠玑,全无废话——听起来我先生会很高兴。

    医生继续说,口禁有多种后遗症,第一,耐心会增强,因为就算是废话,也要坚持听完;第二,大脑会放松,因为说话并非表达的欲望,而是强迫性习惯,一旦开始口禁,大脑会得到适当休息;第三,必须多微笑,话少会显得冷漠,所以必须有其它辅助性礼仪,比如微笑。 

    到现在为止,我的医生都更像个精神导师,而不是口腔科大夫。结果临出门前,他还郑重的补充说:少打电话,多写信!

  • 凋落吧,我心

    日期:2010年09月22日 | 分类: | Tags:


    如果选Bachmann Top10,《凋落吧,心》是一定要入选的。较之原文,很遗憾译文还是有磨损,但也是可用的最贴的译本了。当然是情伤,李商隐式的缠绵悱恻,深沉动人,完全没有闺阁脂粉气。当然也有忧国忧民杜甫式的解读法,但我就不。

    起首就是祈使句“凋落吧”,是命令,也是叹息,是放弃了,也是认输了。后面四句非常精巧,眼泪落下来,树叶凋落了,心凋落了,时间流逝了,时间之树,树的眼睛,眼泪般的树叶,树叶般的眼泪,冰冷的树枝,冰冷的心,温暖的太阳,温暖的眼泪,折纸一般的意象一而二二而一,每条经络都相通。

    第二节,美啊伤啊。大地之神啊,风啊,风中飘飞的卷发啊,紧握的拳头啊,衬衣下看不见的已经迸裂的伤口啊。一个词一道伤口。

    第三节,美和爱,都是伤人的,快逃开。云之背面的温柔,蜂蜜的香甜,无论多美多甜,都是危险的。最重要的是noch mal(再次)这个词和sei和nimm两个命令式,是禁止,是告诫,是阻止:不能再次落入这温柔的疼痛,这甜蜜的苦涩之中,要强硬,要弃之如履——但为什么要用命令式?是弃之不不下,是强硬不起来,是渴望的挣扎,是清修般的自救。

    第三节,如泣如诉的渴望。意象格外深沉宏大,心是一片荒旱,生长出来的不是一园鲜花或一片稻田,只一根禾杆而已,对人无助却孤独而强烈,这比天地洪荒前的一个夏日还遥远,时空突然又深又广,这情感也从古至今舒展开来,非常极致,

    最后一节:你的心又能说明什么?彷徨在昨天之前明天之后,它的跳动不过是随着时间而衰落罢了。

    这首诗写的非常美,说出了不可言说的东西,只知道它们不是什么,而不知道它们是什么。

  • 喜报喜报

    日期:2010年09月20日 | 分类: | Tags:

    阿花要去巴黎!读博士!哲学!巴黎高师!

    今年可算“女博士年”,算上阿花,已经有四个女友成为女博士。

    如果博士算是疼痛,那么巴黎真是止疼药,巴黎高师也是止疼药,哲学也是止疼药。

    我这人实际的很,没有用的朋友不交。而一个哲学女博士,可算是最有用的了。

    下一步是认识一个活佛和一个驯兽师。